欢迎来到五五世纪

朝鲜战争,唯一一个被志愿军俘虏的日本战俘

1951年5月24日,韩国春川北部山区的志愿军180师部队正在组织又一次撤退。当部队向北转移时,在一座山上有19个身穿志愿军军装的人却没有跟随部队撤退。他们躲在山上,目视着180师部队远去。看着180师部队远去,这19个人长舒了一口气,小心翼翼从躲藏的地方探出头,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然后这些人向着南方的美军第7师的防区走去。

这19个人难道是志愿军叛徒,准备向美军投降?180师中有大量的在四川收编的原国民党军士兵,这种情况在第五次战役转移阶段并不罕见。

但,并不是这样的。

本图只是示意,没有岛村三郎的历史照片

这19个人中,18个人是白皮肤、蓝眼睛的正宗美国人,最后1个人是黄皮肤,长着东方人的面孔,但身材矮小敦实,留着小胡子。很明显,这是个日本人,他的名字叫岛村三郎。

原来是被志愿军俘虏的美军战俘,借着战争中的混乱逃脱?也不是这么简单的。

这要从志愿军入朝参战和长津湖战役说起。

美军一开始并没有想到志愿军会入朝作战,所以当志愿军入朝后,有一项工作成为了美军的重中之重,那就是“敌军工作”(注:志愿军和美军都有敌军工作,所以本文叙述到美军的“敌军工作”,用引号;志愿军则不用引号)。

这样一来,美军急需大量的熟悉中国情况和会说汉语的“中国通”。美军中这种人才非常少,因此美军把目光投向了国民党军和侵华日军。

对于美国主子的要求,蒋介石自然积极响应,国民党方面派出了3000多个人为美军服务。而另一个来源日本,经济崩溃、在一片废墟上艰难求生的日本人,他们连女人都奉献出去给美国主子了,这种能吃饱肚子,待遇还很高的工作,非常吸引那些侵华日军中的老兵。

岛村三郎就是其中一个。

日本,不是朝鲜战争的参战国,没有军队参加战争,但很多日本军人却因此来到了朝鲜战场。

弗兰克·诺尔

侵朝美军中有大量的“日本人”,但这些“日本人”都是美国籍,是日裔美军,有步兵、炮兵、工兵、装甲兵、通信兵,属于战斗人员,在朝鲜战争中共计伤亡411人(126人死、258人伤、27人被俘)。不过这些国民党军和原侵华日军并不是美军,他们是美军雇佣人员(穿美军服装、挂美军军衔、拿美军工资津贴,但没有军籍。被志愿军俘虏的美联社记者弗兰克·诺尔也是这样,不过他就是挂美军上尉军衔,不拿工资),从事翻译、审讯、对志愿军宣传、广播等工作,并不是战斗人员,在一线步兵师和团中数量很少。

但岛村三郎的运气却很不好,他来到朝鲜后被分到美军第7师第31团从事翻译工作,这个原日军军曹挂上了美军下士军衔,摇身一变成了《小兵张嘎》里的“胖翻译”。1950年11月,他跟随美军第7师在兴南登陆。根据美军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少将的命令,美军第7师组成豪斯特遣队(即美军第31团战斗队,第7师副师长豪斯准将指挥),前往新兴里、内洞峙地区接替美军陆战1师陆战第5团,以保护陆战1师的侧翼。岛村三郎跟随在美军第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的前进指挥所。

11月27日,长津湖战役开始,志愿军27军80师对新兴里、内洞峙的美军第31团战斗队发起进攻,在志愿军攻势下,美军第31团团长麦克莱恩放弃内洞峙向新兴里撤退,在路过丰流里江大桥时,麦克莱恩误以为前方的志愿军是自己手下赶来归建的2营,竟然制止了美军第32团1营向这支部队开枪:“笨蛋,停止射击,那是我的部队。”然后麦克莱恩兴奋异常地跑了过去,结果被志愿军的子弹打伤被俘,几天后伤重而死。岛村三郎也是这奇葩的一幕的亲眼旁观者。

内洞峙的美军和新兴里的美军合兵一处后并没有改变他们悲惨的命运。志愿军第9兵团副司令员陶勇亲自指挥80师和81师241、242团发起进攻,这就是著名的“北极熊团被全歼”。岛村三郎却成为了其中的幸运儿,他和1049个美军残兵败将(其中665人是伤员)一起逃出了生天,在12月1日,被美军陆战1师第1汽车营营长比尔中校率领的收容队带回下碣隅里。

急于逃命,深感兵力不足的美军陆战1师把从新兴里逃出的美军第31团残余人员和其他美国陆军分队编成了一个陆军暂编营,美国海军陆战队才不管岛村三郎的翻译身份,直接扔给他一支步枪,岛村三郎在5年后再次成为一个步兵。

1950年12月6日晚,阻击美军陆战1师南撤的志愿军26军76师发起决死的进攻,奉命保护左侧翼的陆军暂编营被打得节节后退,击毙了美军陆战第7团副团长陶赛特中校和3营营长哈里斯中校。面对冲上来的志愿军战士,岛村三郎没有开枪抵抗,他直接把枪一扔,就举手投降了。

岛村三郎一点都不傻,他虽然没有被八路军俘虏过,但八路军向来优待俘虏,他可是非常清楚的。自己现在只不过是美国人雇用的翻译,干嘛还跟中国人拼命。

就这样,岛村三郎成为了朝鲜战争中唯一一个被俘的日军士兵。

对于自己创造了历史这件事,岛村三郎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意。他关心的是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非常了解八路军,又很聪明的岛村三郎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于是,原侵华日军军曹、美军翻译岛村三郎在一转眼之间就摇身一变成为了“美军战俘中的积极分子”。

我们中国人是非常讲究改造的,著名的碧潼战俘营并不是关押战俘那么简单,它的重要职能就是改造那些外军战俘。一投降就直接成为“积极分子”的岛村三郎根本不需要改造,这让岛村三郎幸运地躲过了被美军战俘称之为“死亡行军”的送战俘前往碧潼战俘营之旅。

而且岛村三郎的特殊身份、高度觉悟和积极表现,让志愿军认为这是一个可以使用的人才。

志愿军的敌军工作部是1952年才成立的,在这之前并不是没有敌军工作。敌军工作是我军传统之一,志愿军从入朝后就相当重视,在统一的敌军工作部成立之前,敌军工作是由各个部队的政治部负责,有的是保卫处,有的是宣传处,有的是秘书处。

在志愿军各个军中并不是所有战俘都送去战俘营的,每个军都会从美军战俘中挑选出可以信任的“积极分子”,成为“留用人员”。这些被志愿军“留用”的美军战俘享受与志愿军同等的待遇(生活待遇还更高一点),为志愿军工作。这些美军战俘“留用人员”主要从事帮志愿军制作对美军的宣传品,对敌广播(后期),翻译,审查敌军俘虏,识别重要文件等工作。

像岛村三郎这样的身份特殊,又是“核心积极分子”的人才,待遇比普通美军战俘“留用人员”更高,他还承担着甄别美军战俘中的“积极分子”,做政治思想工作,培训指导等任务。

被岛村三郎“发展”出来的美军战俘,自然会成为新的“积极分子”。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岛村三郎除了普通工作外,还策反美军叛徒。和他一起工作的美军战俘以及被他“发展”的美军战俘,全是美军叛徒。

1951年4月,志愿军政治部集中了60来个美军战俘“留用人员”分给了新入朝的第3兵团和第19兵团。文章开头所说的18个美军和岛村三郎就是分给第3兵团的。4月22日起,这些人跟随志愿军开始了新的前线敌军工作(18个美军中有人说志愿军是要释放他们,很可能是掩盖自己为志愿军工作的托词)。

但是,这些美军能轻易背叛自己的国家,怎么可能对志愿军死心塌地?随着志愿军在第五次战役中战局变为不利,这些美军战俘开始动起了逃跑的心思。

当志愿军大踏步的向后转移时,岛村三郎和18个美军战俘逃跑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在美军的一次炮兵火力突击时,这19个人趁着志愿军防炮的机会,躲了起来。志愿军忙于向北转移,没有时间也抽不出人员来寻找这些美军战俘。最后这19人用墙纸做成一个对空联络板,上面写着“战俘-19救援”,被一架美军飞机发现,随后被美军第7师的部队找到。

都已经当了叛徒了,志愿军还给他们很好的待遇,他们为什么还想逃跑?

对这些美军战俘来说,当叛徒为志愿军工作只是为了被俘后日子能过得好一点。志愿军给的待遇虽然高,那只是按照志愿军的标准来看。在美军战俘眼里,这种待遇是极差的。在朝鲜的“联合国军”有一句广泛流传的话:“不打仗,待在美军最好;打起来后没办法的情况下,向中国人投降最好;回国则比待在美军和向中国人投降更好。”

志愿军的敌军工作一开始是在摸索中前进的,问题很多,毕竟缺乏和外军作战的经验。随着战争的进程,志愿军的敌军工作水平越来越高,特别因为我军优待俘虏的传统,战俘管理这一块被全世界公认为“Best”。在志愿军碧潼战俘营的3000多个美军战俘中被志愿军定为“积极分子”的虽然只是300多人,但美军认为几乎所有的美军战俘全部违背了被俘军人准则,向中国人提供了不该说的情况:“大多数被俘虏的美国人几乎都做了朝鲜和中国人让他们做的每件事。”美军指出:“15%的战俘完全投向了中国人,只有5%的战俘进行了坚决的斗争,而其余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合作。”

但是无论这些美军战俘合作程度有多高,他们最终想要的还是回家。

所以300多个美军战俘中的“积极分子”(包括50多个“核心积极分子”)中在停战后,93%的人都选择了返回美国,哪怕明知道回去后会被定罪。对于战争中被俘的军人来说,回家才是他们最大的渴望。

但这些人回去后的命运并不好。

和岛村三郎一起逃回去的18个美军战俘就是属于“积极分子”这类的。我们的网络上一直有一种误解,美国人对自己归来的战俘的态度是很友好的。这完全是一个错误的认识。其他战争中的美军战俘确实如此,但朝鲜战争不是这样,我们不要忘了当时的时代背景是麦卡锡主义盛行。美军战俘回国后的情况和志愿军被俘人员的情况是很有相似之处的。

“细菌战”主要证人之一弗兰克·H·施瓦布尔上校

朝鲜战争停战后,美军立即成立了战俘审查委员会,被遣返的美军战俘回去后要进行三次审查,在朝鲜一次,在回国的船上一次,回到美国后一次。大部分人都被指控为“叛国”,虽然最终判刑的只有192人,但很多没有坐牢的人依然被视为叛国者(比如“细菌战的主要证人”之一的施瓦布尔上校,他就没被送上军事法庭,但调查结论却是他在被俘期间的所作所为严重损害了美国声誉,并彻底影响了个人前途),被开除军籍,没收所有的工资和津贴,没有退役金,最终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又没有钱,沦为流浪汉。在美国,没有积蓄还没有收入,很难生活。

但这些和岛村三郎没关系了,他不是美国人,他只是被美军雇用的日本人,所有的指控都落不到他头上。岛村三郎回到了日本,之后再也没有了他的故事。但作为原侵华日军、“侵朝美军”、志愿军的“战俘留用人员”、朝鲜中唯一一个日军战俘,岛村三郎的人生经历已足够传奇。

朝鲜战争战俘这一方面的内容,全世界的研究还比较少,资料并不多。而且敌军工作这一方面的内容本来就是不向公众透露的,我虽然阅读了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关于敌军工作的各种文件档案,但文件中几乎不涉及具体的人和事。比如志愿军向敌军中派出了大量的“派遣人员”,其实就是特工。但我只知道有“派遣人员”,具体是谁,做了什么事,几乎一无所知。加上本人才疏学浅,因此本文中错漏之处在所难免,如有方家批评指正,不胜感激。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posted @ 22-09-11 12:16 作者:admin  阅读:
五五世纪平台,五五世纪官网,五五世纪网址,五五世纪下载,五五世纪app,五五世纪开户,五五世纪投注,五五世纪购彩,五五世纪注册,五五世纪登录,五五世纪邀请码,五五世纪技巧,五五世纪手机版,五五世纪靠谱吗,五五世纪走势图,五五世纪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五五世纪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